名医挂号网

专业
挂号不成功不收费
风里雨里专业代跑腿挂号服务,挂不上不收费

口述历史 -全国名中医朴炳奎

更新时间:2021-11-18 09:34:56点击:

口述历史 -全国名中医朴炳奎(图1)

全国名中医

朴炳奎

人物小传

朴炳奎,男,朝鲜族,1937年出生于吉林省梅河口市。首届全国名中医,首都国医名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现任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主任医师,全国中医肿瘤医疗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扶正培本法治疗肿瘤的临床与实验研究,先后出版《建国40年中医科技成就》、《东洋医学入门》(日文版)、《中医诊疗常规》等学术论著10部,学术论文50余篇。承担国家自然基金、首都发展基金及中国中医科学院创新工程多项科研课题。

采访精选

广医名家口述历史

年少自强 心怀中医

我叫朴炳奎,1937年生人,朝鲜族。1929年,我的祖父从朝鲜的庆尚南道辗转来到吉林省梅河口市的农村。虽然当时很艰苦,但我们的父辈非常重视教育,所以很早就建了小学,我的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村里上的。

儿时,正是日军占领时期,生活很艰苦,医疗条件应该说相当困难,我见到很多村民得了麻疹、肺炎,由于得不到有效的医治,延误了病情,导致失去了健康,或悲惨而去。我的5、6个弟妹,也不幸患病去世。眼见家人因病痛而离世,我深感“人命至重,有贵千金”,萌生从医之念,毅然选择了医学道路。

由于所处地理位置特殊,身份不断被转换,曾先后被称为“韩国人” “日本人” “朝鲜人” “中国人”。1947年,我小学毕业,我们那个村子解放了,解放以后我们的生活状况有了改善。新中国成立后,我终于成为了一名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人,终于可以挺直腰板了。

1954年9月至1959年7月,我在大连医学院临床医学系就读,为今后的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础。1959年10月,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遵照毛主席“祖国医学是伟大宝库”和“要走中西医结合道路”的指示,1959年10月至1962年2月,我参加卫生部第三届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脱产学习两年中医,比较系统的学习了《黄帝内经》 《伤寒论》 《温病条辨》等中医经典古籍,初步掌握了中医理论和临床实践基础,从此与中医结缘。

1971年,广安门医院建立内科病区,我被调入参加病区筹建,主要从事治疗糖尿病为主的内科工作。在这期间,曾追随院内的多名老中医研习中医经典名著,开展临床实践,并亲身感受到中医药治疗的有效性。

当时我接诊过一位腹痛、发热的患者,西医诊断为急性单纯性阑尾炎,因当时不具备手术条件,只能行内科保守治疗,投以大黄牡丹汤,调养仅半月余,患者就痊愈出院了。还有我的一位亲戚患有慢性痢疾,先后服用抗生素和黄连素等药物治疗,但都是停药后复发,患者腹泻并伴有呕吐,非常痛苦,进一步分析后也认识到,该病为本虚标实之证,此前一味使用清热解毒之剂,只是治标,日久反而进一步伤正,应当扶正固本为主,受此启发,嘱患者停用抗生素,改服中成药附子理中丸三月,病人果然治愈。在广安门医院针灸科和内科16年的工作经历不但丰富了我的阅历,更进一步坚定了我从事中西医结合事业的决心和底气。

研究肿瘤 投身抗癌

1975年,我加入余桂清教授团队,参加广安门医院创建中西医结合肿瘤科工作。决心从事肿瘤科工作,对我来说一个很大的挑战。首先,肿瘤病人对我们寄予了能够活下来的希望;其次,当时对于肿瘤的认识缺乏经验,会碰到漏诊或者误诊的情况。

早年我在内科工作中,曾经遇上一位患者,他当时有胸水,按照正常的处理程序,我给他抽胸水。但是,抽完胸水一看,是血性的。这显然是一个超出预料之外的病例。如果是现在,会很快考虑是癌症引起的,但是我当时还认识不到这个是癌症,只是单纯考虑怎么解决胸水的问题。所以我在平常的治疗过程中,遇上的癌症病人,症状的诊断又和内科不同,诊断不确切,就会给病人带来痛苦。

调到肿瘤科后不久,我有幸到日坛医院(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进修1年(1977年2月至1978年2月),比较系统的掌握了肿瘤学知识。此后又公派留学去日本进修2年(1979年4月至1981年4月),主要在日本东京国立癌中心学习肺癌的诊断和相关临床知识,包括支气管镜及造影技术等,这些学习经历为此后三十年我在中西医结合肿瘤的历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84年5月,我开始担任广安门医院肿瘤科主任。1986年1月至1997年11月,任广安门医院副院长,同时兼任肿瘤科主任,并先后兼任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传统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自此,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成为了我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

国际交流 发扬中医

1979年,我在日本进修2年,日本当时汤药使用很少,是把《伤寒论》和《金匮要略》里面的方子变成成药,用成药来治疗肿瘤,影响很大,大量出口。在日本都是西医搞中医,我就跟他们开玩笑中西医结合你们做的最好吧?我的日本导师知道我是搞中医的所以他让我给他们的医生和药师讲课,我每周日给他们讲课,讲中医的辨证论治,还有中药,他们很感兴趣。在两年的进修中,我的导师又把我送到日本的国立癌症中心学习支气管镜,充分掌握了肺癌的西医检查诊断。

衷中参西 融会贯通

我是西医出身,在日本东京国立癌中心学习肺癌的诊断和相关临床知识,包括支气管镜及造影技术等,同时在韩国、东南亚、欧美等多地访学,我深知中医、西医各有所长、各有所短的事实,应当取长补短、不能护短忌长。

问诊中,我不仅仅重视中医的四诊八纲,对患者的化验单、影像学的片子及报告都要逐一仔细查阅,并将异常及变化情况写在病历本上,这个习惯我保留了几十年,直到现在,我也常告诫学生,看病一定要仔细了解检验结果,切忌“不检查”尤其“不复查”!在一般患者看来,找中医大夫看病,就是把脉、望舌,再顺便问一些症状,方子就出来了。实际上不然,对癌症患者的问诊包含着“望”“闻”“问”“切”,对那些在外院和本院的检查详细的询问,就是间接的“望”“闻”“切”,特别是一些现代检测手段可以视为中医“四诊”的延伸,例如:胃镜、支气管镜可视为“望”诊的延伸,听诊器可以视为“闻”诊的有效延伸。

朴炳奎带教学生

在诊疗中,癌症患者常问“我的脉怎样,癌症没有复发吧?”我常对患者讲,脉象能反映出“正气虚实”的某一面,或其他一些征象,但绝对不能判定你身上长没长癌瘤。希望我们的患者千万不要跨进这个误区,长期不复查,一旦延误治疗就追悔莫及了。一定要定期复查,最好是在原来给你治疗过的医院或医生那里复诊,千万不要迷信那些所谓的特异功能。其次,“忘记了其他治疗”或“拒绝接受其他治疗”。相当一部分的中医治疗是与手术、放疗、化疗相结合的辅助性治疗,但由于患者过分地对你信任,或者“大夫”自信十足,包治一切,有可能失去接受合理的最佳的治疗机会。在此,应该使癌症患者和家属明白,癌症的治疗需要综合治疗!肿瘤学最重视综合治疗!

20世纪80年代朴炳奎查房

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在食管癌高发区的诊疗和研究中,广安门医院姜廷良、余桂清两位教授以扶正中药六味地黄丸防治食管重度增生,研制健脾益肾方及猪苓多糖注射治疗晚期肺癌的研究,以及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孙燕教授观察黄芪对巨噬细胞功能的影响和对环磷酸腺苷的影响,使我较深刻地认识到中医扶正培本在肿瘤治疗中的主导地位。从此,我便致力于从事以扶正培本为基础,活血化瘀、清热解毒相配合,研究并开发中药新药治疗肿瘤,无论是广安门医院还是国家都给我提供了很多支持帮助。

朴老寄语

在中医传承上:希望广安门医院加强对中医药非遗代表性项目的保护、宣传、开发和对代表性传承人的保护,让中医药非遗传承“活起来”。

在培养人才上:希望医院定期开展集中教学、导师授课、义诊患者、病案讨论、抓经典学习,每年组织中医四大经典中医基础知识竞赛,召开导师座谈会、积极投身于公益活动、基层义诊等,培养高层次中医人才,为广大患者扶危治病。发挥全体党员先锋模范作用。

编者按:朴老在与病魔的较量中,坚持中西医结合,事实就是、博采众长,使中医扶正培本的学术思想有效运用于临床,用一生的时间全身心投入抗击肿瘤的事业中。采访中,朴老说:“我非常爱我们的广安门医院”,直接、真挚地表达出对医院高质量发展的热切期待,对后辈学人寄予了深深希望。

来源:广安门医院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推荐文章